战“疫”“思•享”专辑之文学作品(三)剧本《情书》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20-03-26浏览次数:43

庚子鼠年,新冠肺炎全球肆虐。为更好地坚持思想政治理论课理论性和实践性相统一,把思政小课堂同社会大课堂结合起来,同时更好地践行思政+戏剧的教学理念,将思政课学习与专业学习融合起来,在此次防疫抗疫的特殊时期,上海戏剧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以“凝心聚力、共克时艰,同舟共济、抗击疫情”为主题,要求学生用多种文学艺术形式表达自己在抗疫战斗中的所见所闻、所作所为、所思所想,传递战“疫”正能量,引导学生坚定“四个自信”,放飞艺术理想,脚踏实地,砥砺奋斗,勇做新时代的追梦人。


战“疫”“思•享”专辑之文学作品(三)剧本《情书》

作者: 19戏剧学 许芷榕 刘韩

 


角色 妈妈 妻子 女儿

 

第一幕

 

【寂静的病房里,我守在病人的姿态尽显疲惫,双眼已失去了光芒,一旁的机器在孤独的……响着。】

我:今天是星期几啊?我不太记得这场战役是从哪天开始的了,但我记得是124号,腊月三十,第二天就是新的一年了,我来到了这儿,投入到了一切的抢救工作中,之后我就再没看到过昼夜的变换,听不见人们的呼号,只单单听着手表上的秒针滴答、滴答一点一点的走着,尽管心里知道他是在转动着,但眼前就像是看到一辆列车不顾一切的、径直的开向了茫然无尽的远方。列车声一点点消失了,我感到神经麻痹,四肢无力,以及前所未有的惶恐。我不知道前路还有多远,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到达尽头,会不会和大家一起迎来胜利的曙光。所以,不管最后的结局是怎样,我向医生要来了笔和纸,从今天起我要把很多话写在这一封信里,用最古老、最纯粹的方式——把我寄到她们身边,在我最不希望到来的那一天……我想我该去做个检测了……

 

第二幕

 

【一间简单的客厅中打着暖光。妈妈在轮椅上困倦的坐着,打着哈欠。妻子把新的花束重插到花瓶中,收拾了桌面和置物架】

妻子:妈妈,您要不要喝点茶?

妈妈:不用了。

妻子:都好几天了,您偏要等,这还不到七点就困了,这么熬着真不是办法,身体要累垮的。

妈妈:几天了?

妻子:什么?

妈妈:他——走了几天了?

妻子:已经七天半了——七天零十一个小时三十分钟了。

妈妈:已经那么长时间了啊。

妻子:是的,很长了。

妈妈:在我的印象里只会更长。十天——半个月——他和家里联系了没有?

妻子:啊,联系了,妈。联系了……

妈妈:联系了?【猛的把头转向妻子,欣喜地看着她】什么时候?你怎么不跟我说?【妻子犹豫着刚要说话,妈妈示意她等一下】他说了些什么?还好吗?【试探着问】

妻子:嗯。他说……他挺好的,就是要一直待在隔离区——

妈妈:他被隔离了?!

妻子:救病人。他很忙,很累,没有那么多时间跟我们通话的。所以电话里也没说的很清楚……不过他让我叫您放心。

妈妈:那也就是说……他没事?

妻子:嗯……【内心忐忑的低下了头,六神无主的继续忙着】

妈妈:哎呀老天爷啊,谢天谢地!我就说我儿子福大命大,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的。他是自己一个心思的要上一线,他那可是要去救人、救国啊!【自豪地说着】这种事业,菩萨一定会保佑他的,阿弥陀佛!

妻子【默默无语听到这番话后发起了呆

妈妈:你也不要归置了,推我到里屋去吧。【妻子仍然愣神,没听到】喂!

妻子:【下意识】啊?啊。【走过去把轮椅推向后边】

妈妈:哦,对了,别忘了一天要换一束新花,鲜艳的星辰花。【突然说道】

妻子【停下轮椅往花瓶的方向凝视了一会,推着轮椅下场。接着出场,坐到沙发上,魂不守舍的样子。忽然门铃响】

妻子:诶来了,等会儿。【打开门。女儿进来】

女儿:妈!

妻子:嗯,怎么没戴口罩就出去啊?

女儿:在这儿哪!【示意了一下手里的口罩】该买的都买回来了,您看看对不对。【把东西放在桌子上】

妻子:【拿出清单对照着一样一样把东西从袋子里拿出来】洋葱、牛排,嗯,牛柳、黑胡椒……没错。【女儿转身要走】诶别走,把我卧室里酒架上那瓶红酒拿过来。

女儿:哎呦?妈,您这是要干嘛啊?又是牛排又是红酒的。

妻子:不干嘛,就不能换换口味啊?

女儿:是不是我爸要回来了?

妻子【缓缓地不自然地抬起头,顿了一下】也许吧。

女儿:我爸还没信儿啊?

妻子:你爸在一线工作忙,哪有时间打电话啊。

女儿:也是。诶?我奶奶呢?

妻子:我刚给推进屋躺下了。你奶奶天天盼着你爸回来都好几宿没睡好了,这还是我刚才骗她说你爸爸来电话了才肯睡下的。

女儿:我爸这一走,咱们全家就跟都丢了魂儿似的,奶奶一下子也更老了,你也不爱说话了。

妻子:是么?我闺女还注意到妈话多少啦【强打精神笑了笑】去,再拿三个杯子,等会我和奶奶喝一杯。

女儿:好嘞【一想不对赶紧回头】三个杯子?

妻子:去拿吧……

女儿:【拿回杯子放在桌上】妈,这个杯子给谁用啊?

妻子:【打开酒瓶不紧不慢的给自己面前的杯子和女儿面前的杯子倒上酒。停了一下,看了一眼第三个杯子】给你爸爸。

女儿:【惊诧】不是说……

妻子:没事,我们喝酒只当他在,让他陪着我们一起喝……总有一天会的……来!闺女,干杯!

女儿:嗯,妈妈!干杯!

【灯光暗,只打给妻子。妻子端着酒走到台前。女儿已下场】

妻子: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总有一种幻想,幻想着他已经回到了这个家里,就在这个客厅,而且就坐在我的旁边,我却迟迟不敢去跟他说话,我不知这是真的还是假的,我也不知道他这一回来还走不走了——我不敢问。我害怕再一次的失去,我承受不住再一次……【看了看杯里的酒,坚定了眼神,喝干酒,走回桌子】

【灯光亮起,桌子旁坐着我】

妻子:【坐下】你已经喝完一杯了吗?

我:是啊,没顾上等你。实在是有点馋了。

妻子:【给倒满酒】一线上怎么样?有好转了吗?

我:嗯,是的,有好转。你少喝点。

妻子:嗯……所以……你这次回来还走吗?

我:领导说我太累了,让我回来好好的休整几天。我想应该是不用了,一切听上级指示吧。

妻子:那太好了!我想这个灾难没有多久也会过去的!

我:一定会的,一切都在好转!

妻子:来,我们一起举杯,庆祝一下你的归来!

我:哈哈哈好……咳庆祝什么,我不是早就回来了吗?

妻子:早就?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

我:你瞧瞧你这糊涂的,来我给你算算啊——啊我已经回来四天了。

妻子:四天了?!

我:是啊【看着妻子吃惊的样子】你这是怎么了?

妻子:我……我以为你是刚回来的。

我:我早就回来了,你肯定是我不在的这几天太累了,你该歇一歇。

妻子:不行……我怕我睡着了,你就不在了。

我:我怎么会不在呢?放心吧,我就在旁边陪着你。【去拿过一条毛毯,给妻子披好】

妻子:【看着我】真的……不要走。

我:不走,睡吧……睡吧……

【灯光暗,我下场。妻子站起身走向前场】

妻子:就是这样,我不知道是真实还是梦幻。如果是真实的,那再好不过;如果是梦幻的,我也希望一直这样,永远不要醒,就这么睡去,像个死人一般的睡去,只活在有着他的梦里,不好么……为什么偏要醒过来呢?为什么……【走回桌子】

【灯光亮,客厅除了妻子空无一人。女儿拿着封信进来】

女儿:对了妈,有咱家一封信,我刚刚捎回来的。

妻子:给谁的?

女儿:没说,只写着一个我爸的名字。

妻子:【妻子刚要接信】你爸的?

女儿:【小声说】好像是封情书。

妻子:情书?你怎么知道?

女儿:这上面写的啊,你瞧,这个角上,这不,情————

妻子:给我看看。

女儿:【把信递给妻子】您说这平白无故的哪来的情书啊?

妻子:【若有所思的】是啊……等我问问你爸。

女儿:我爸回来了?

妻子:啊?啊……没有啊,我是说等他回来问问他再拆开吧,毕竟写的是他的名字。

女儿:咳,估计就是什么推销广告吧,这都什么时代了,还用这么老土的表白方式。

妻子:行了,信搁我这儿吧,你看看你奶奶醒了没有,叫她该吃饭了。

女儿:。【跑进屋】

妻子:【一个人思考着什么】情书?怎么会寄到这儿呢?为什么还署着他的名字?是给他的还是他给我的?还是给谁的?

妈妈:【被女儿推着出来】这刚几点啊?

妻子:都快七点了。【藏起信】

妈妈:哦,快七点了,是该吃饭了。都睡糊涂了。

女儿:要不是我死说活说,我奶奶还不愿意出来呢。

妻子:【把饭菜都端上桌】来吧,都好了,吃吧。

女儿:妈,红酒呢?

妻子:急什么,女孩子家家的,才多大就馋酒啊,又不是给你喝的。

妈妈:诶~你就让她喝吧,正好我也想喝一点。

妻子:妈,您今天怎么也想起喝酒了?【去拿置物架上的酒】

妈妈:一听说他爸爸有电话来我就高兴,高兴了就想喝几杯嘛,哈哈。

妻子:【听后楞了一下,不自然的把酒杯和酒放在妈妈面前】我给您倒上。不能多喝啊。

妈妈:放心吧,你可别小瞧我,我可是有量的。来,为我的儿子,你的丈夫、你的爸爸在一线平安,干杯!

【妻子和女儿停顿了一下,两个人默默的对视了一眼,不自然的碰了杯,一起坐下来】

妻子、女儿:【比妈妈的音调低了不少】干杯!

 

第三幕

 

妈妈:今天又是第几天了?【停了一会等待回答】怎么没有电话来了?【又停了一会】人都哪去了?

我:深夜了。

妈妈:深夜了,都睡去了。

我:是的。

妈妈:可是我总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轻松地就能入睡的。

我:他们没有挂念。

妈妈:他们没有挂念,而我有。

我:您现在也没有了。

妈妈:为什么呢?

我:妈妈。

妈妈:【那双空洞的眼睛转向了我,不禁痛声叫道】我的儿啊!

我【我扑向了妈妈】

妈妈:你这是去哪儿了?

我:我刚刚找到了一份特别适合我的工作。

妈妈:医生,对不对?【儿子刚想说话,打断道】还是急诊科的。
我:真瞒不了您,本来想给您一个惊喜来着。

妈妈:儿子的心思哪个当的看不透啊?从你上大学起啊,一回家就是急诊怎么好啊急诊怎么棒啊,这下好了,如你的愿了吧?

我:妈,其实还有一个好事。想听不想听?

妈妈:还有好事?你当副院长了?

我:哪能一上来就当副院长啊。

妈妈:那你……你起来【我站起来】转一圈儿……这兜儿里鼓鼓囊囊的,拿回来多少钱啊?

我:咳,您见过第一天就发工资的吗?

妈妈:那还有什么好事啊?这兜里这是什么啊?

我:您还真说对了,这兜里——是宝贝!

妈妈:宝贝?

我【凑到妈妈耳边说悄悄话】

妈妈:【楞了一下神】领证!

我:哎呦您小点儿声!怎么样,您儿子?一举拿下了!

妈妈:哎呦这么大的事儿你不说提前告诉我,我……我这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……人家孩子总共来咱家吃过两回饭,我还没准备好送她点什么呢——

我:您啊,留着以后慢慢送!把您那些个戒指啊项链儿什么的都拿出来,今天给一样儿,明天给一样儿,过不了这个月就没了。

妈妈:【笑】你这小子,就这么没溜儿。这样,年初办婚礼,你看成不成?到时候叫上你爸爸那边的和你小姨舅舅们,咱们大办特办一次——

我:妈【打断了妈妈】,恐怕不成了。

妈妈:为什么?

我:今天单位给了通知,说是这次遇到的问题非常棘手,可能会危及到整个城市——我报名留守岗位了……

妈妈:【顿了一下】你是新人啊,什么都不了解呢,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啊——而且不是自愿报名吗?我看电视都是啊——

我:妈……我自愿。

妈妈:儿啊,如果你觉得你这么做是对的,那就去做吧,妈一定不会拦你。妈就愿意有那么一天,我儿子把我的儿媳妇领回来,冲着我骄傲的说:妈妈,我回来了!你看,我没事的,一点都没事的,回来了……”一点儿都没事……

我:妈妈————走了。

妈妈【把头扭向另一边深深的低着,一只手冲着我挥着,一句话都没说】

【灯光亮。妻子走出来】

妻子:妈,晚上睡得怎么样?

妈妈:【抹干泪】啊……挺好,挺好的。

妻子:【注意到不对劲】您怎么了?

妈妈:没有,估计是昨晚难得睡好一次,一起来眼睛还有点儿睁不开呢。哦,花该换了吧?

妻子:是啊,每天都是,前一天买好新鲜的星辰花,就为了第二天一清早就能把它插到花瓶里去。

妈妈:嗯,好啊。你知道为什么单单要星辰花吗?

妻子:因为他一路过花店就守在星辰花前面不走,然后用鼻子凑到跟前闻个够,所以后来就每天都买一束星辰花到家里来……您都讲过成百上千次了。

妈妈:哈哈哈是吗,我有那么贫吗,都讲过那么多次了?

妻子:您不贫,还得让您给您孙女讲上成百上千次呢~

妈妈:还是让她爸爸给他讲吧……他是有多喜欢星辰花啊【自言自语道】

妻子:来啦妈妈,吃早饭了。【过去把妈妈推到餐桌前】我去叫您孙女起床。

妈妈:【顿了一会儿。灯光暗,单打给妈妈】你会像上次一样回来的,对吗?

 

第四幕

 

妻子:【走出】小懒猫,还不说赶紧起,奶都凉了。

女儿:哦。

妻子:怎么啦?昨晚没睡好啊?

女儿:嗯。

妻子:你奶奶都睡好了你没睡好?今天真是奇怪哈。

女儿:妈。

妻子:【顿了一下】怎么了?

女儿:我昨晚上……好像梦见我爸了?

妻子:梦……【调整了心态,强作不以为然状】梦见你爸什么了?

女儿:梦见我爸,抱着我,抱的死死的,就像是我还是个没出满月的孩子似的,坐了好半天,一句话都没说。后来我看见他在掉眼泪,我问他,我说:爸你怎么了?他没回答我,只还是死死的抱着我【妻子愕然,动心了。我从后面出来】,不说话。

妻子:你坐这儿,我去给你热奶。

【妻子下。灯光暗。我和女儿并排正坐在沙发上】

女儿:对,就是这种感觉。从刚才开始就是这种感觉。我被一直靠近着,紧贴着,包裹着……叫我喘不过来气。03年的春天,我出生了,奶奶总说我一出生见到的都是女人,以后也会像她们一样好命,是的,我顺利的考上了城里最好的初中、高中,我一直有着一个世上最幸福、美满的家庭。小时候,妈妈会很温柔的把饭一口一口喂给我,奶奶会把我剩的碗底子全部吃光,爸爸只是在一边看着我吃,然后托着腮一个劲儿的傻笑。我出生的时候,爸爸没有陪在我和妈妈身边,妈妈说他是去救人了,奶奶说他是去打仗了。后来——可能是由于心里觉得有所亏欠吧,他总爱抱着我,然后什么也不说,就那么抱着,直等我入睡……

我:宝贝,来,到爸爸这儿来。

女儿【走过去,坐到我怀里】

我:告诉我,想不想爸爸?

女儿:【依偎着】想。

我:知道——为什么我愿意这么抱着你吗?你出生以后我第一次抱你已经是你快一岁的时候了,那个时候虽然打败了瘟疫,但是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家,要到各地去协助治疗。所以我把每一次抱你的感觉都想象成你刚出生时的样子,越想越美,越怕有一天又不能再抱你。

女儿:【起来,坐到一旁】爸,这次你们还能打败瘟疫吗?

我【沉默着】

女儿:你们能,对吗?

我:会的,相信爸爸。诶,你还会玩儿纸牌吗?

女儿:当然会啊,什么争上游、斗地主、抽王八、拉大车我都会啊。

我:有一种两个人的,分成六摞牌,然后争第一第二的——

女儿:啊,趴三家儿。

我:对,会玩儿吗?

女儿:会啊。干嘛?

我:玩儿会儿。你看爸爸也不太会别的游戏,今天又能跟女儿在一起,高兴,想玩儿了。

女儿:成,你等着啊,我去拿牌。

【拿牌回来】来吧,我发牌——12345678910……好啦。你要哪边?

我:我……你先挑吧。

女儿:那好,我要——这三个。

我:好,那我是这三个。黑桃三先出吧。

女儿:嗯。

我:我看看……啊,在我这儿哈哈哈,那我先出了啊。三!

女儿:四!

我:呃……K

女儿:出那么大啊,咳爸,你不看看那副牌里有没有要的啊?

我:啊?哦,我这打着打着就忘了,还有两副牌呢。我这儿还有个六呢……

女儿:那就出六啊,把那十拿回去。

我:能拿回来吗?

女儿:不要紧的~

我:那我拿回来了啊——哈哈,六!爸爸打牌还得让闺女让着。

女儿:【笑】诶爸,问你个事儿啊。

我:K,这回可以出了。嗯,说吧。【在一边认真捋牌】

女儿:今年我就要考大学了,你会送我进考场吗?二!

我:【抬起头,凝视着女儿】我女儿都要考大学了……会的,爸爸一定站在所有家长最前面,让你看着爸爸,踏踏实实的走进考场;然后等你考完了到考场接你第一个出来……宝贝,你一定会考上你最喜欢的大学,找一份最适合你的工作,嫁给一个你最爱的、最爱你的人,组成最幸福完美的家庭。爸爸不想再错过你人生中的任何一个重要的时刻了,不想了……【示意让女儿坐到自己身边】

女儿:爸……还玩儿吗?

我:啊,玩儿,玩儿。该我了是吧,你出的什么?

女儿:二。

我:二是吧?我看看啊……【冲女儿一笑】要不起。

女儿:我就说嘛,瞧,大小王都在我这儿呢哈哈哈。两个三!

我:两个八。宝贝,昨天收没收到一封信?

女儿:信?

我:对,上面写着我的名字的。

女儿:嗯收到了,在妈妈那儿。

我:喔……看过了吗?

女儿:应该还没有,妈妈说等你回来再看。那好像——是封情书……

我:【佯装不知道是的打趣】是吗?不会是借我之名实际上是写给你的吧?

女儿:哪会?!我可没有那心思……我和妈妈还以为是谁写给你的呢。

我:既然都不清楚里面写的是什么,就拆开看看嘛。

女儿:好,我去跟妈说,让她把信拿出来。

我:诶等一下,来【让女儿继续坐在身边不要走】你知道为什么咱们家总要摆一束星辰花吗?

女儿:知道,因为你喜欢闻它的味道嘛。【转身下场】

我:【摇摇头,凝望着那束花】

【灯光暗】

 

第五幕

 

【妻子拿信上。女儿旁边同上。妻子疑惑不解的看着信,打算拆开看看】

妻子:你说你爸爸提到过这封信?

女儿:梦里梦见的。

妻子:他说是他的了吗?
女儿:没有,他让咱们一起打开看看。

妻子:那好吧。【随即要撕开信封】去把奶奶也推出来吧。

女儿:【看了妻子一眼】嗯。

【妻子撕开信封。女儿推妈妈上。我上】

我:对不起,以这样的方式让你听见我的声音,对不起——

妻子:你在哪儿?!

我:以后我一定不会这样了——

妻子:你到底在哪儿?!

我:等一下……我先和妈说几句话【试探着问】

【妻子走到一边】

我:【顿了会儿。然后对轻声妻子说】把妈推到靠前一点的地方来……这儿亮。【指了指灯】

【妻子把妈妈推到前面来】

我:【轻声叫】妈。【妈妈没反应】妈——

妻子:大点声,妈睡着了!

【我刚凑到妈妈跟前要再次叫,妈妈忽然说话】

妈妈:谁说我睡着了?【吓了我一跳】几点了?开饭了吧?
妻子:这刚10点。

我:还早呢。

妈妈:哦……【听出来了儿子的声音,四处寻找】你这是用的什么声音跟我说话?【指着妻子】

妻子:不是我,妈……他回来了

妈妈:他?他……【困惑而难过的神情环顾四周】什么都没有啊……

我:妈。【妈妈愣住了】听得见我说话吗?

妈妈:【一边点头一边说】听得见。【潸然泪下】

我:妈,我回来了。

妈妈:嗯,回来好……让妈看看,嗯,真精神!【其实什么都没看见】来,到妈妈这儿来,让妈看仔细点儿【两手仿佛捧着我的脸颊】……瘦了……你小时候可胖了,圆头圆脑的,一顿能比我和你爸爸加起来吃的还多,街坊都劝:别喂啦,再喂就不够吃了!结果怎么样?我把我儿子喂成了大学生,研究生、硕士生。现在是医生了。

我:儿子没让您失望吧。

妈妈:没有。我儿子永远是最棒的!

我:还记得03年的时候,我非要去一线,您拗不过我,最后还是叫我去了。家里人都说您,说您心狠,不应该让我去。您一个人把他们一个一个都驳回了,扭过头来自己捂在被子里拿枕巾抹眼泪,眼角流过的每一滴泪都留下了皱纹。谁不知道儿行千里母担忧啊,儿是娘的心头肉啊,娘又怎么忍心把儿子往火坑里推呢?妈,儿子对不住您!【跪下伏地】那一次,儿子活着回来了,这一次——【妈妈用手拦住了我的话。摇了摇头】【我缓缓地磕了三个头】

我:【站起来,抹了抹眼泪】闺女,来,这儿来。爸爸对不起你,爸爸不能亲自看着你进考场了,不能看见你考进大学,不能在你的婚礼上牵起你的手把它交给你爱的人……

女儿:爸!

我:哎呀想象中你的婚礼是多美啊,你穿着一身精心挑选的最华丽的婚纱,踩着最亮眼的高跟鞋,头上的薄纱轻轻地挡住你的脸,脸上泛着最天真无瑕的笑容。这时候奏起结婚进行曲,你紧张的挽着我的手臂,我领着你一步一步走向那个正在对面等着你的男人。周围的人都投来羡慕和祝福的眼神,啧……那种眼神哈哈哈,想想就美,他们会目送着你,开始你新的生活。

女儿:不行!不行…………

我:我会一直祝福你的,宝贝。

女儿:不行!

我:会的……

女儿:不行——妈!【扑到妻子身上】

我:也到这儿来吧……这儿……

【妻子安抚了女儿走过来】

我:我——

妻子:我知道你是一直在的。我这一个星期都在等你回来,现实中也好,梦里也好……

我:对不起。

妻子:不,你不用说对不起。我现在只想知道你……现在还好吗?或是说——还活着吗?

我:写这封信的时候,我活着;现在……我是来跟你告别的。

妻子:我已经做过了最坏的打算……我会照顾好妈和女儿,你放心。

我:就是这样……我原以为要写好多好多话的,可是一真的写出来却又是那么的苍白无力。我没有想好真的要和你说什么……要不我给你唱个歌吧——

妻子:别!如果你在唱歌的技术方面没什么进步的话——我看还是不要唱了。

我:你还记得那个吗?

我站在布列瑟农

密布着星光的苍穹下

依稀的光照亮着布莱勒

从天的那一边

你送出甜蜜的笑,驻足凝望……”

妻子:那是你第一次约我出来时念的情诗。

我:当时你深深地被我的深情打动了。

妻子:我当时还以为这是你写的,心想:这个人真有才——【我羞涩的嘚瑟起来】后来才知道是首歌儿的歌词。

我:那时我们还都傻,还都年轻——

妻子:不,你不年轻了,我才20,你都24了。

我:我原来发现人只有在特单纯特懵懂的时候才敢说出——“我爱你”……可我本来就是学医的,但却对人类心理学的这方面知识一无所知。

妻子:【深情看向我】那现在呢?

我:我发现我错了——我爱你。

【我走向妻子,牵起妻子的手。后面响起布列瑟农的音乐。两人翩翩起舞】

妻子:谢谢你请我跳了这支舞……我也永远爱你。该走了……

我:嗯,该走了……【冲着大家喊】喂——别忘了星辰花!

【我下场。全场暗。生命体征监测仪的嘀嘀声变成了一声长长的——”

妻子:不会忘的……永远……

 

「幕闭」

 

* 注释:星辰花,别名“勿忘我”

 

 

老师的话:

   剧本在梦境与现实的穿梭中展现了一位义无反顾的“抗疫勇士”与母亲、妻子和孩子深厚的感情。其中丈夫对妻子的爱是深沉的,是最浓厚的,通过星辰花的贯穿处处体现出丈夫对这种情感的不舍,然而,丈夫却因为“大义”奔赴自己的战场,最终牺牲在那里,舍弃了自己的最爱。这种亲人之间在危急关头越深沉的牵挂与不舍,越能反映丈夫选择“大义”的崇高。

——《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》施华东老师 

 

图片来自于网络

 

编辑:安宁 审核:陈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