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“疫”“思•享”专辑之文学作品(五)散文《护士表姐》

发布者:人文社会科学部发布时间:2020-03-29浏览次数:55

庚子鼠年,新冠肺炎全球肆虐。为更好地坚持思想政治理论课理论性和实践性相统一,把思政小课堂同社会大课堂结合起来,同时更好地践行思政+戏剧的教学理念,将思政课学习与专业学习融合起来,在此次防疫抗疫的特殊时期,上海戏剧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以“凝心聚力、共克时艰,同舟共济、抗击疫情”为主题,要求学生用多种文学艺术形式表达自己在抗疫战斗中的所见所闻、所作所为、所思所想,传递战“疫”正能量,引导学生坚定“四个自信”,放飞艺术理想,脚踏实地,砥砺奋斗,勇做新时代的追梦人。


战“疫”“思•享”专辑之文学作品(五)



护士表姐

18戏文 谢欣芮

 

我是瞧不起我表姐的。

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,生得黝黑,不算好看,笑起来有一排整齐的白牙齿,再加上她粗壮发达的四肢,总让我联想到提着菜篮子的憨厚农妇。再加上她过去学习虽然努力,最后到底高考名落孙山,只考上了护校,做了县城的一个小护士,这让我更加瞧不起她。

让我对她改观要从几天前说起。

早晨我迷迷糊糊地醒来,听见母亲正在房门外打电话,语气听起来有些激动。本想再睡,但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,索性起床。刚刚走出房间,就看见母亲披衣独自坐在阳台上,不停地烦躁地撕着盆栽里的叶子。我走到母亲面前,只看见了母亲乌云密布的脸,她抬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赶走了我。过了一会母亲终于是挂了电话,我有些好奇地问母亲刚刚跟谁打电话。母亲重重的叹了口气,对我说:“你知道吗,你表姐要去武汉支援了,明天就走。”

记得天气预报说今日是晴天,我抬头看了看天空,却是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的阴天。

在厨房里,我跟在母亲身后,不停地问着她刚刚说的到底是真的吗。母亲一语不发,我也只能闭上嘴。高压锅上的蒸气,正吱吱地往外冒,却显得厨房里更加地安静。母亲默默地洗着菜,然后把菜放在案板上切碎。这时母亲口袋里的电话又响起来,是我的姨妈。母亲在围裙上擦擦手,又去阳台上接了电话。我站在阳台门框边,听着我的母亲不停地安慰着姨妈,却忽然觉得对于站在姨妈的角度来看,再多的语言也是苍白无力,说再多也是无益。于是我默默转身离开。

接下来的半天,母亲也只是默默地看着新闻,电视上每一个频道的疫情报道都不错过。到了晚上,母亲也只是独自列着明天早上要去超市给表姐买的东西。墙上时钟滴滴答答地响,很快就是深夜了。我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霓虹灯已经熄灭了,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。我心里想着表姐现在在干嘛呢?她在收拾行李吗?她是不是在和她正在睡梦中的三岁儿子告别?又忽然记起过去她总是待我很好,带我去吃肯德基,跟我照大头贴,偷偷塞给我钱。只是我呐,总是记不得她对我的一点点好,总要以“和她呆在一起时间少”为由,在心里拒她于千里之外。我责备自己这样的冷漠,惭愧自己对她的偏见。如今她准备勇敢地奔赴战场,昔日的一切似乎都成了过往云烟,未来的一切似乎都成了未知数。

在这个夜里,最终我只是不断地祈求她平安。

第二天早晨,我和母亲在超市里买好了东西,和姨妈一起坐上了去机场的大巴。一路上车厢摇摇晃晃,姨妈只是凝神看着窗外,好像在细细回忆着她和表姐的过往。我和母亲不忍再去和姨妈说什么,只能清点着要让表姐带去的物资。

到了机场,我和母亲还有姨妈下了车。眼前是一片身着红色夹克的人群,我看见表姐在人群中踮起脚尖向我们挥动着手臂,她剪短了她的长发,看起来比以前要干练很多。我想象过这一刻的动人,却没想到真的到了这一刻却是这样的震撼。那一片红色在冬日里看起来格外的温暖,给人以希望和力量。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自信的微笑,丝毫没有胆怯。这时我才第一次感受到护士医生是多么神圣的职业,如今武汉疫情严重,人人避之不及,唯有他们迎难而上,救死扶伤并不是嘴上说说而已,而是要以足够的勇气付以实践。想到这,我擦了擦眼角的泪,随着母亲姨妈向表姐走过去,表姐很惊讶我也来送她,我喉咙堵着说不出太多的话,只是轻轻地走到她身边,挽过她的手。在姨妈母亲的叮嘱声中,表姐和同事们一起登机。我看着表姐渐渐淹没在人群中,拼命地向她挥手,然后眼里包着的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

老师的话:

《护士表姐》语言朴实,内容真实具体。通过护士表姐逆行前夕其母的忧心匆匆、亲友的依依不舍以及作者对表姐看法转变的心路历程等描写,一位逆行战“疫”的县城小护士表姐形象跃然纸上。

病疫无情,人间有爱。无数像文中表姐那样的医务工作者,舍小家,为大家,毅然选择逆行,用血肉之躯奋战在战“疫”最前线。最后,很高兴告诉大家,文中的表姐已圆满完成任务,于3月23日平安返回家乡。最美逆行英雄,人民永远铭记你们!——《概论》陈敏老师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编辑:安宁 审核:陈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