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“疫”“思•享”专辑之文学作品(七)散文《那个没回家的女人》

发布者:人文社会科学部发布时间:2020-04-08浏览次数:45



庚子鼠年,新冠肺炎全球肆虐。为更好地坚持思想政治理论课理论性和实践性相统一,把思政小课堂同社会大课堂结合起来,同时更好地践行思政+戏剧的教学理念,将思政课学习与专业学习融合起来,在此次防疫抗疫的特殊时期,上海戏剧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以“凝心聚力、共克时艰,同舟共济、抗击疫情”为主题,要求学生用多种文学艺术形式表达自己在抗疫战斗中的所见所闻、所作所为、所思所想,传递战“疫”正能量,引导学生坚定“四个自信”,放飞艺术理想,脚踏实地,砥砺奋斗,勇做新时代的追梦人。


战“疫”“思•享”专辑之文学作品(七) 


那个没回家的女人

18戏文 汪雨汐

 

对门的那个年轻女人去武汉了,临走前,她把那只叫“王富贵”的猫主子托付给我家。

她已经离开多久,我有些记不清了。

鼠年到来之前,我照旧例去买了一个新台历,本想着些许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记录生活,没想到一场席卷全国的瘟疫把我困在家中,成为了这本台历的日更博主。

这是我待在家的第二十天,我和那个女人一月初因为猫狗大战而结仇,我至今没有原谅她,我和她的微信聊天以那天我放狠话“管好你家王富贵!”而告终。无奈,我爸妈和她关系还挺好的,又或者说,是非常不错的,早就超过了和我的关系。我在上海上学的时候,这女人就经常在下班后炒两个热菜端去我家,陪我爸妈吃一餐饭。一向不养猫狗的妈妈在知道她要去武汉支援后,二话没说就把这猫主子接进了我家,每天研究搭配“王富贵”的精致餐食,而我和爸爸的放饭时间则变得飘忽不定起来。

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,我有朝一日会当上铲屎官,给这个挠伤我二姨家“小布丁”的贼人“王富贵”精心制作猫粮,陪它晒太阳睡午觉,以此来讨我母亲微微欢心,不免有些谄媚。

罢了罢了,养肥这只猫,四舍五入就相当于替国家照顾好白衣天使的家属了。

“唉,我有点担心小王医生那孩子。”晚饭后,母亲大人把那只地位崇高的“王富贵”抱在怀里,一边用手抚摸着那只肥猫,一边和正在看新闻的爸爸说。

电视里每日都在报着增长迅速的确诊人数,手机的弹屏消息推送里,治愈与死亡,诈骗与义捐,来自全国各地的声音,各种新闻都在说着一件事“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”。

武汉封城已快一个月了,医疗物资的告急,支援武汉队伍的集齐,这个微信id叫“王富贵妈妈”的年轻女人跟着队伍去了,没有一丝犹豫地,冲向这没有硝烟的战场,微信朋友圈更新停在飞机起飞前她发的朋友圈:希望快一点到达,希望快一点让万物复苏。

自一月初“王富贵”挠伤我二姨家“小布丁”后,我便再也没有看过她的朋友圈了。想了想,我点亮了她那条朋友圈的爱心键。“就点个赞而已,支持白衣天使一下。”我梗着脖子,暗想,这也不算背叛被挠伤的“小布丁”吧。

我刷了刷她之前的朋友圈,遇到刻薄的病人而收藏委屈的她,和朋友打卡网红餐厅耿直吐槽难吃的她,出去旅游笑的阳光明媚的她,放假回家给父母烘焙蛋糕,陪伴姊妹的她,很多很多,那个充满能量,积极生活的娇小女孩,就这样担起了救国救民,与死神抢人的任务。因为这场猝然到来的瘟疫,无数个这样的年轻医生,用普通的身躯去抗击不普通的肺炎,也许有人忘记了,在灾难来临前,他们也只是天底下最普通的男孩儿女孩儿。

我歪缩在沙发上,看着手机屏幕,叹了口气。妈妈一脚蹬在我的屁股上,我吃痛丢下手机。“看看看!一天到晚就知道看手机!你看看人家小王医生,才多大就……

我压着声音,低着头委屈地说:“可我现在学医也来不及了。”

妈妈冲我扬了扬巴掌,看来对我顶嘴充满了诸多不满,我赶紧把嘴闭上。

那只肥猫呜声扭动着身子,看样子是吃饱喝足想去撒欢了,妈妈把它轻轻放在地板上。“王富贵”刚落在地板上就开开心心地冲向了花房,又准备上天入地和花草大闹一番了。看着它那金灿灿奔走的背影,我的心里有些闷闷的,我很想,自己能目送“王富贵”回家。在未来的某一天,它依旧能这样,欢脱地奔向那个叫王富贵妈妈的漂亮女人,而那个归家的女人能用温暖健康的怀抱搂住这个调皮灵动的小东西,就好了。待到那时,万物复苏,妈妈也不用天天骂宅在家里的我了。

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吧,不,一定要有这么一天。

一天一天,待在家的心情随着疫情起起伏伏,不知新闻中说的战疫“拐点何时到来,很难得的,那个年轻女人有了几分钟的空闲,才会和我妈连通视频,看一下她的“王富贵”。

“太辛苦您了,富贵被您养的胖乎乎的,真好。”我躲在沙发后偷偷听她和我妈说话。

远远的,我看到屏幕上那个穿着防护服,戴着护目镜和口罩,隐藏起年轻面容的她,特别爽朗地笑了。我想起她穿着厚重羽绒服,拖着行李箱去支援武汉的那个下午,两天没洗头的我,穿着桃红色的卡通睡衣冲出单元门,手中的塑料袋里装着一瓶“老干妈”辣酱,还有两盒N95口罩,口罩难抢,我熬红了眼才拍到三盒。

“姐姐。”我远远地叫住了她。她回头看我,眼里居然有些吃惊。

她一直和我说医院那边有口罩分配,叫我留下自己用就好,还说我怕我开学回上海不够用。我故作冷漠地说,这是爸妈的心意,我家里囤货多了去。

她打开塑料袋,发现还有一瓶“老干妈”辣酱。

我妈说你爱吃辣,给你带去拌饭吃,可别感谢我。”我穿着肥大棉裤站在她面前,交叠了下腿,换了个舒服的站姿。

她认真地把口罩和辣酱揣进随身的双肩背包,她和我都不善于言表,我俩互相对视了几眼,带着尴尬,但也读懂了彼此的意思。

“那小布丁……”她还想解释些什么,我打断了这份尴尬的延续。

等你回来再说。喂,我妈还等你回来一起吃饭呢,说你那炒芦蒿真不错,别忘了。”

她拖着行李箱快步穿过小区花园向外面走去。我记得那天风挺大的,我和她在楼下站了短短十五分钟我就冻僵了,我不知道穿着防护服奔走病房的她会不会冷,我看武汉的天气有十五度,但我想她一定会等到天气回暖,脱下那闷热的防护服,回家,团圆。

团圆于此时是无期,但又是可期的。

情人节的早上,天气依旧不太好,灰蒙蒙的,有人摁响了我家的门铃。

我戴上口罩抱着肥猫打开门,全副武装的顺丰快递小哥捧着一个大盒子轻声告诉我,对门的收件人电话打不通,也没人开门,问我是否能联系她一下。

我抱歉地说,她去武汉支援了,接电话没法及时,我可以代为签收的。敬责的顺丰小哥犹豫了,我指了指在我怀中慵懒伸爪的“王富贵”说,她家的猫主子还养在我家呢。

我收下快递,点开我和她那个沉寂很久的微信对话框,我神秘打字。

“王富贵妈妈。情人节有人给你买礼物了,好像是双鞋。”

拍了张快递外盒的照片,发送。过了几个小时,她回了我个意蕴深刻的黄底微笑脸。

“没有,那是我自己一个月前订的鞋子。”

“噗”我收到消息就乐翻了,这乌龙,太可爱了吧。时隔很久,我和她视频了,我抱着那只给我妈喂的肥嘟嘟的“王富贵”,举起它的猫爪,和那个年轻女人打招呼。她的状态看起来还不错,只是清瘦了些,黑眼圈的堆积看出她过的并不容易。

我们都没有提起这场席卷全国的瘟疫,在手机镜头前,我只说,王富贵妈妈,我们都在,等你回来。

她挖了一勺“老干妈”辣酱冲我举勺后覆在她简单的饭食上,素颜的她笑了,像个学生时代的小姑娘。

我抿了抿嘴,鼻头酸酸的,眼泪打转就要落下,她嚼着米饭,看着视频那头,窝在我怀里扒拉手机的“王富贵”,口中含混不清地对我说:“辛苦你了,不许哭。”


 

老师的话:

散文《那个没回家的女人》以去武汉的小王医生留下的猫猫“王富贵”贯穿全文,通过语言、动作、心理描写,塑造了一位热爱生活、积极向上的驰援武汉的年轻医生形象。

今天,武汉解封了。浴火重生的背后,有着多少人的努力与付出,文中的那个女人——小王医生就是其中一员,他们与温馨的家告别,与心爱的宠物作别,他们毫不犹豫地背起行囊,逆行冲向抗疫战“疫”第一线。他们是最美的逆行者,让我们向所有战“疫”英雄致敬!

——《概论》陈敏老师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编辑:安宁 审核:陈敏